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湖北日报 > 我的投稿心得(我与海外版)

我的投稿心得(我与海外版)

发布日期: 2019-11-20 20:2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率:

  近日,翻开我的两本《〈人民日报海外版〉用稿贴报册》,看着日积月累、有些已经泛黄的一篇篇剪报,我不由地回想起30年来与《人民日报海外版》结下的不解之缘。

  那是1985年,改革开放的东风催生了重庆市首个宠物市场,一些饲养者把自家喂养的宠物犬拿到这个市场来出售,一时间成了当地的新闻。我经过实地采访后,写成《重庆出现宠物市场》一稿,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寄给了海外版。不久,竟被海外版采用了!当我收到样报,第一次在海外版上见到自己采写的稿件时,兴奋之情真是难以言表。从此,我便一发而不可收,不论是因公出差、外出旅游还是回家探亲,每到一处,我都注意寻觅适合对外传播的题材,不断地向海外版投稿。同时,我还仔细阅读海外版,了解各个版面、栏目的内容,使得见报率不断提高,30年间共发表了各类稿件30篇。

  在给海外版投稿的过程中,我得到各版编辑老师的耐心指点和帮助,让我至今都心存感激。我自己也不断地摸索,逐渐积累了一些向海外“讲好中国故事”的心得:

  一是注意寻觅合适题材。寻找那些海外华侨华人想知道、感兴趣的中国故事。我主要围绕“新、古、名、奇、外”等方面的内容进行采写:“新”是指新涌现出的各种新事物、新风貌;“古”是指历史名人、名胜古迹、非物质文化遗产等;“名”是指名人故居、名人轶事、名特小吃等;“奇”是指罕见的奇特现象;“外”是指一些外国人在中国的事例。

  二是注意文字表述方式。因为海外版的读者对象大多是海外华侨华人、留学生,所以我在写稿时,很注重文字的生动性、稿件内容的趣味性和知识性。围绕“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采取“小中见大”的写法,用事实和数据对某一事物进行细腻、生动的描述。例如,“解放碑”是重庆市的标志性建筑,过去在市民的印象中,有“鹤立鸡群”之感。而重庆成为直辖市后,解放碑四周的摩天大楼迅速拔地而起,使得过去高耸的解放碑显得矮小了。我抓住这一细节,用过去与现在“高与矮”的对比,来表现重庆市的日新月异。稿子投给海外版后,很快就被刊用了。

  三是注意写外国人在中国。改革开放后,不少外国人来中国定居,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位英国老人哈利先生。1995年,哈利先生来到他中国妻子的故乡——重庆市巴南区,他是为实现对妻子生前的诺言,告别了在英国的亲人,带着妻子的骨灰来中国定居的。他与妻子的女儿(继女)和外孙女住在一起,并开办了当时巴南区唯一一家外资企业——哈利机械制造厂,由他的继女任总经理。他的故事被当地传为佳话,我前去对哈利及他的继女进行了采访,写成通讯。海外版以《一个英国人的中国情》为题予以发表,并配发了照片。

  由于我多年笔耕不辍,向海外介绍家乡、讲述中国故事,受到了大家的好评,也得到了不少的荣誉。不久前,我在海外版上发表过的数十篇文章还被收入由重庆市巴南区委部编印的《我看开放的中国》一书,该书已被重庆市及巴南区图书馆、档案馆收藏。

  近日,翻开我的两本《〈人民日报海外版〉用稿贴报册》,看着日积月累、有些已经泛黄的一篇篇剪报,我不由地回想起30年来与《人民日报海外版》结下的不解之缘。

  那是1985年,改革开放的东风催生了重庆市首个宠物市场,一些饲养者把自家喂养的宠物犬拿到这个市场来出售,一时间成了当地的新闻。我经过实地采访后,写成《重庆出现宠物市场》一稿,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寄给了海外版。不久,竟被海外版采用了!当我收到样报,第一次在海外版上见到自己采写的稿件时,兴奋之情真是难以言表。从此,我便一发而不可收,不论是因公出差、外出旅游还是回家探亲,每到一处,我都注意寻觅适合对外传播的题材,不断地向海外版投稿。同时,我还仔细阅读海外版,了解各个版面、栏目的内容,使得见报率不断提高,30年间共发表了各类稿件30篇。

  在给海外版投稿的过程中,我得到各版编辑老师的耐心指点和帮助,让我至今都心存感激。我自己也不断地摸索,逐渐积累了一些向海外“讲好中国故事”的心得:

  一是注意寻觅合适题材。寻找那些海外华侨华人想知道、感兴趣的中国故事。我主要围绕“新、古、名、奇、外”等方面的内容进行采写:“新”是指新涌现出的各种新事物、新风貌;“古”是指历史名人、名胜古迹、非物质文化遗产等;“名”是指名人故居、名人轶事、名特小吃等;“奇”是指罕见的奇特现象;“外”是指一些外国人在中国的事例。

  二是注意文字表述方式。因为海外版的读者对象大多是海外华侨华人、留学生,所以我在写稿时,很注重文字的生动性、稿件内容的趣味性和知识性。围绕“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采取“小中见大”的写法,用事实和数据对某一事物进行细腻、生动的描述。例如,“解放碑”是重庆市的标志性建筑,过去在市民的印象中,有“鹤立鸡群”之感。而重庆成为直辖市后,解放碑四周的摩天大楼迅速拔地而起,使得过去高耸的解放碑显得矮小了。我抓住这一细节,用过去与现在“高与矮”的对比,来表现重庆市的日新月异。稿子投给海外版后,很快就被刊用了。

  三是注意写外国人在中国。改革开放后,不少外国人来中国定居,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位英国老人哈利先生。1995年,哈利先生来到他中国妻子的故乡——重庆市巴南区,他是为实现对妻子生前的诺言,告别了在英国的亲人,带着妻子的骨灰来中国定居的。他与妻子的女儿(继女)和外孙女住在一起,并开办了当时巴南区唯一一家外资企业——哈利机械制造厂,由他的继女任总经理。他的故事被当地传为佳话,我前去对哈利及他的继女进行了采访,写成通讯。海外版以《一个英国人的中国情》为题予以发表,并配发了照片。

  由于我多年笔耕不辍,向海外介绍家乡、讲述中国故事,受到了大家的好评,也得到了不少的荣誉。不久前,我在海外版上发表过的数十篇文章还被收入由重庆市巴南区委部编印的《我看开放的中国》一书,该书已被重庆市及巴南区图书馆、档案馆收藏。